的罗永浩,锤子还有重来的机会吗

5月16日凌晨,罗永浩的一条微博再次使他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TNT工作站带来了三种全新的交互方式,分别是Touch and Talk、Crystal
Ball以及Bullet Messenger 等,其中Touch and
Talk是指用户通过手指触碰屏幕,同时进行语音指令来开启和关闭页面,打开应用;Bullet
Messenger 是 TNT Station 中整合的通信工具,集成了微信、钉钉、line
等即时通信工具,可以通过这一款 APP 管理多个即时通信工具的消息。

不过从现在的表态来看,罗永浩并未放弃手机业务,只是说“需要时间”。或许对于锤子,罗永浩真的是有许多割舍不下的地方。但也有观点认为,罗永浩不过是在炒作,即使真的再做手机也不会成立一个公司,更多是噱头的成分。

但这笔投资受到广泛质疑,质疑主要集中在:锤子近年经营情况不佳,拥有国字号背景的东方广益为吸引锤子科技落户成都而与其达成融资协议是否恰当。根据成都尼毕鲁科技2016年9月披露的数据,其投资3000万元占股1.13%的锤子科技2015年净亏损近5亿元,2016年上半年亏损1.9亿元。

图片 1

不过根据天眼查的工商信息显示,无论是锤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是罗永浩去年在成都成立的三家新公司,股东信息里仍未看到东方广益的身影。截至发稿时,锤子科技方面尚未就此事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即使是在存量市场中,竞争依然相当激烈。排名第一的华为占34%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的OPPO市场份额为19.1%,之后是vivo、小米和苹果,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7.1%、11.9%和7.4%。

罗永浩想改变世界,却发现这个世界早已改变了。

那时不论是罗永浩的个人魅力在起作用,还是锤子产品本身有其独特之处,总之用户成功地被吸引过去,发布会上锤子发布了坚果R1手机和坚果TNT设备,然而这场盛大的发布会之后锤子似乎也就走上了由盛转衰的道路。

因此罗永浩一直强调,TNT
的核心不是那块价值一万块元的屏幕,而是革命性的操作系统。“整个人类的工具进化史,就是一部直觉战胜非直觉,低学习成本战胜高学习成本,便利战胜非便利的历史。”他表示,除非直觉、低学习成本、便利的工具和方法在工作效率上有严重的折扣,否则结果是没有悬念的。

图片 2

总的来说,坚果R1的配置和定价中规中矩,与主流厂商推出的同期新品具有一定的竞争力,这也是四年以来,锤子的手机第一次尝试高价产品,毕竟在历年推出的多款产品中,坚果走中低端路线虽然换来不错的销量,但利润却非常堪忧—罗永浩曾表示,坚果Pro售价1499元的机型利润不到10元,售价1799元的机型利润在30元左右。

图片 3

另一个未能交代的问题是,TNT工作站如何构建属于自己的生态,去满足基本的办公需要。目前TNT的办公软件Smartisan
Office是由国产软件企业永中提供,但却不支持Adobe旗下的Photoshop、After
Effects等产品。

此外,锤子科技的产品经理朱海舟也在近日发表文章《我们向往的那片海》,来纪念锤子科技成立七周年,同时也是去年5月的发布会的一周年。

但这一次跨界进入PC市场,比去年发布空气净化器更为大胆,毕竟在外界看来PC市场早已是夕阳行业。根据数据统计显示,从2012年至今,PC市场出货量持续走低,去年年底全球PC市场总出货量只有2.62亿台,其中轻薄高性能笔记本是市场的主流趋势。根据IDC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轻薄高性能笔记本占市场总量为13%,预计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变为38%。

那场发布会让鸟巢那样巨大的场馆都是人满为患,不同行业的人从不同的地方赶来,只为听一场“罗氏相声”,以至于散会之后不得不动用大量安保维持秩序。

“通过这些全新的交互方式,”罗永浩在发布会上称,“TNT可以提升传统办公软件Office制表和幻灯片1400%的使用效率。”

总之罗永浩想要再做手机,怎么走都不容易。不过可能就像罗永浩说的“好在我们都还年轻得一塌糊涂,有大把的时间和胶原蛋白”。如果锤子真的还想再做手机,当然还可以去尝试,即使希望渺茫,但也不排除成功的几率。

顾名思义,坚果TNT工作站的主要目标场景是企业办公,但有别于苹果、微软等传统办公电脑,TNT的最大亮点是所谓“革命性的交互方式”。

在那之后的锤子发布会中,手机的身影逐渐淡去,主角成了空气净化器、行李箱,再后来锤子“凉凉”,曾经的锤子员工们所关注的焦点又变成了聊天宝、电子烟。

罗永浩并不认为“在一条持续收窄的赛道里逆风而行”有问题。在他看来,从触控屏到下一代操作设备这个过程中,锤子科技要抢到先机,而不是像智能手机变成红海后再进入市场。

且不论罗永浩的话是出自真心还是制造噱头,单看现在中国手机行业的状况。可以说,中国手机市场已经过了增量阶段进入存量阶段。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总出货量8800万部,同比萎缩3%,陷入近6年来的“低谷”。

“反正我们不亏损了,所以可以任性一些。”罗永浩说。

这是进入2019年以来罗永浩首次公开回应关于手机的问题,而这条状态得到了不少“锤粉”的力挺。

鼠标和键盘的失败颠覆?

文/东方亦落

但坚果R1并不是此次发布会的重点,罗永浩将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坚果TNT工作站。

这还只是前五名,但就是这前五名,已经瓜分了中国手机市场89.5%的份额,并且现在的大厂商都开始倾向于用子品牌争夺细分手机市场,所以这个份额还在继续扩大。即使锤子在设计和功能等方面有其独特之处,但这些原本可以形成差异化的部分在大厂商对细分市场的锁定之下也会逐渐消失,可见手机市场留给锤子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虽然锤子科技COO吴德周表示,原则上安卓的所有应用是可以在TNT上运行,未来也会开放接口让一些开发者去做适配,但对于销量只有200万台手机的锤子而言,如何吸引开发者入场是一件头疼的问题。截至发稿时至锤子科技方面亦未就此问题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在强者愈强的状况下,中国的中小品牌手机厂商想要求存就愈发艰难,当然锤子这些年也积攒了一些忠实的用户,但仅凭这个还是不足以东山再起,因为锤子还需要大量的资金和资源。当然如果想要快速“复活”,可能要加入一个大平台,成为其生态中的一环,也不失为一个可以获得资金和资源的方法,但那样锤子就失去了独立性。

但无论是声控PC的交互方式,还是不完善的软件生态,TNT工作站并没有展现出作为“次世代计算平台”的优越性,罗永浩在发布会前的极力吹捧与用户之前期待值的明显落差,让锤子科技如今颇为被动。

这种吸引的效用似乎只停留在罗氏相声持续的过程中,而产品本身所产生的效果没有想象中的好。发布会上R1手机几乎是一闪而过,因为这款产品与锤子之前的Pro2相比,只是在配置方面进行了改良,并没有太多的新亮点,至于被老罗寄予厚望的TNT最后更是败的惨不忍睹。

另外,锤子还获得了新一轮10亿元融资,其中来自成都的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出资6亿元,一半为股权投资,一半为债权投资,其余4亿元则由私募基金投资完成。公开资料显示,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3.5亿元,是由成都市成华区政府授权成华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和金融工作办公室履行出资人职责,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

图片 4

但值得注意的是,TNT工作站并不是一体化的计算,而是将计算和储存两大功能交由坚果R1负责,这意味着TNT更像是一块大型的显示器。此外,若想完整体验TNT工作站,用户需要同时购买TNT和坚果R1,价格高达15000元。

所幸的是,随着公司整体实现盈利并获得新的弹药,罗永浩和锤子更有底气去尝试更多可能性。“从秋天开始,我们手里会有大约19个亿的运作现金。这意味着我们从明年开始会像一个正规的手机厂商一样,以高、中、低三个段位,每年推出5-6款产品。”罗永浩在去年11月发布新品时表示。

“现在锤子科技开始不亏钱了,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目标是科技改变世界,而不是赚几个臭钱。”罗永浩说。但商业总是绕不开金钱,去年坚果Pro撑起了锤子科技20亿元的销售额,坚果R1和TNT能否承担起今年50亿元的目标销售额这个重担?

5月15日,锤子科技成立六周年之际,罗永浩在北京鸟巢举行今年第一场“相声”表演,带来了坚果R1旗舰手机和坚果TNT工作站。如他本人所料,坚果R1在上线预约后很快就断货,“锤粉”的热情似乎超出预期。

坚果R1和TNT工作站将只是锤子科技成立六周年的开胃菜,罗永浩仍有机会向用户兑现他在社交媒体上的“承诺”。此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锤子科技预计会开四场发布会,推出五款新品。在后续的产品线更新计划中,中档机型预计每半年更新一次,而旗舰机大约每隔一年更新一次。

2017年称得上是锤子起死回生的一年。原本承诺不做中低端手机的罗永浩凭借着坚果Pro半年100万台的销量成功扭亏,虽然这一销量在小米、华为动则上亿出货量无法相提并论,但考虑到锤子科技成立的前五年共计只卖出200万台手机,坚果Pro的表现已经值得肯定。

网站地图xml地图